IR & Animals-1

Story and Testimony

斷斷續續,歷時兩月的溝通,
台灣與日本。陌生和信任。
女孩和野貓的溫暖故事。
『 起心動念的善意,讓宇宙的存有都來幫忙。』
女孩寄給我這段時間的感想,我想分成三段分享。

PART 1 : 不想失去的緣分。

第一次遇到這隻貓是5年前搬到現址時,所以牠至少有5歲。牠住在房東的倉庫裡,是隻戒心很高並不親人的野貓。
我曾經試著要餵牠,但貓一點兒不領情。去年可能是因為生病變得孱弱,無法自行獵食才開始願意當食客。當時,牠有嚴重地哮喘跟皮膚病。我摸不到牠,只能商請醫生開藥(聽我口述症狀跟看照片)混在飼料裡餵牠。那時候以為牠大概活不了多久?很幸運地,牠居然撐過當年冬天的大雪!!!!
餵了將近一年,牠卸下心防讓我摸,靠著台日兩地獸醫隔空開藥跟每日一餐進補,把隻骨瘦如柴毛髮糾結的野貓變成了毛絨絨會撒嬌的大貓。我才正感到開心卻在連拍的相片裡,意外發現貓舌頭似乎長了東西!!!醫生們看過照片後都研判可能是『腫瘤』。

日本醫生說:「要嘛就儘快手術,免得愈長愈大,到時候需要切除的舌面會更大。要嘛就再觀察,等到真的不行的時候再考慮。」
我想,到那時候大概需要考慮的就是「安樂」了…。

隨著時間過去,貓的進食時間變長了,也變得比較親人,心裡升起了想帶牠去看病的念頭…。但,我需要面對的是!!!
1. 認識 5 年後才餵得到,又餵了近 1 年後才摸得到,戒心超重的野貓,
2. 搭 4 小時的車從東京到大阪去治療

不論從距離、時間、貓的性格,還有我的經濟能力…..等現實狀況來看,這都是個「有勇無謀」的計畫。
毫無把握的我,請 IR 為我們進行溝通。一來,我不熟悉貓;二來,事情的變數很多。

變數A:出沒不定時的貓要現身!
變數B:我得順利抓到貓!
變數C:把牠塞進籠子!
變數D:再花上好幾個小時轉車,才能到達目的地

同時,我隔天安排了回台灣處理私事,還得確保當晚下榻飯店的床位與隔天回台的機位…等等。

因此,溝通最主要的目的是,
希望A:貓在出發那天務必要來集合!
希望B:旅途上安靜配合。
希望C:想確認到底牠的身體狀況是否適合長途旅行或手術?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( 遠距溝通,事先提供我 (K) 跟貓的相片。)

IR 告訴我,貓很有個性,防衛心很強,『能量』感覺起來像公貓。體力狀況還OK,但舌頭的問題已經漸漸開始影響進食,要比以前花更長的時間。但是不肯跟我去別地方!在 IR 軟言哄誘慢慢動搖,卻回絕了一叫牠,就要馬上來的要求。堅持自己要『慢慢走』

IR:『 旅途上雖然看不到(蓋布),但會聽到很多平時沒聽過的聲音,請不要害怕。』

貓:緊張但願意配合,同時提出2個要求!
1. 不要有人逗牠
2. 不要用粉紅色很可愛的籠子 (後來買了奶茶色的籠子)

IR 此言一出,真的讓我嚇了一大跳!!!!!!

因為……….我確實一度考慮下標購買的二手籠,正巧就是『 粉紅色』!
但後來因為粉紅色放在房間裡顏色太突兀而作罷。
這件事只有我自己知道哇!!!!!!

後來我們又講了一些需要溝通的細節…..
最後,IR 問貓有沒有什麼要轉告的?
貓:「 叫他不要太晚回家! 」

哈哈哈哈哈,這真是冤枉啊!!!!
貓大人~小的平日都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地,只是正好在溝通的前一晚,確實很晚才回到家!!!!!我就一次ㄟ~~~~

後來我想問:「為什麼之前送我一顆鼠頭?」
貓:「那是珍饈!捨不得吃拿來送你的耶!」
我真的是~謝主隆恩~♪

PART 2 : 我會和你一起勇敢!

… 陸陸續續,IR 轉達了一些我的想法、貓的想法之後
我想和貓說:『 我很 enjoy 每天跟牠相處的時光 (餵食跟摸摸) 』
沒想到!!!!!!!!貓居然告訴 IR!!!!!!!
貓:『 請她不要用娃娃音跟我講話』
((((((ㄜ…我確實會用兒化語跟牠講話 )))))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結束了三方溝通的一段時間之後。
終於,來到了出發的前一日。
====出發日。東京都內====
貓,照例在白天就來吃飯,但傍晚不曉得為何?又出現在附近,而且一待就好久。
這是我第一次在晚上看到牠!還有個意外的小插曲,居然看到一隻不曉得從哪兒冒出來的白鼻心路過。
請 IR 跟貓說:『 現在來還太早,但明天天亮之後就一定要來集合。不要理那隻白鼻心 』
沒想到,貓告訴我們:『 之前說要去旅行卻沒動靜?所以來關心一下進度。』

( 我確實因為天候問題,比原訂計畫延後了三天 )

貓接著說:『 (白鼻心) 那傢伙很臭!』

還有,『 明天想要早一點,天氣涼涼人少的時候就出發。』

我和 IR 還有貓,再次確認好明天出發的細節後…..

沒想到,事情還是有變數!!!!!!

====出發日。東京都內====

我四點半起床、五點趁天涼涼出去找貓,結果遍尋不著!!!!

只好再度跟 IR 求救~~貓咧?貓咧?貓咧?
沒想到,答案是,貓那傢伙居然自己睡過頭了?!

IR 重新跟貓約好了時間,也叮嚀牠我一喊就要出現!

後來,貓像往常一樣在9點多時出現在附近晒太陽。我二話不說,馬上塞貓進籠、蓋布,我們出發!!!!

==== 出發日。移動中====

我想,這是牠貓生平頭一遭被裝籠吧?!
剛進籠時很生氣地沿路低嗚到車站,我做好帶貓躲進車廂廁所的準備。

但說也奇怪,我們一進到車站後貓就安靜了!
往後 4 個小時多的車程,我帶著貓走路轉車,貓都一路無聲!

就這樣,一路上跟 IR 保持聯絡,
我們一人一貓自東京順利抵達大阪的醫院。
我沿途心裡想,貓真的好勇敢也好配合!
一切就像之前溝通時,牠答應的那樣。
隔日貓咪接受手術,我則按原訂計畫回國……

PART 3 : 信任,真的會帶來新幸福。

我在台灣的期間,持續跟日本獸醫還有 IR 聯絡。
貓順利的接受醫療,令人擔心的舌頭保留了進食功能,
暫時可以說是平安無事了!
在我飛回日本接貓前,請 IR 和貓說,

『 明天就會去接牠回家,在回程的車上也要乖乖的。』

雖然獸醫已經先提醒我,貓手術恢復後「日益兇暴」

IR 也說,

『 貓很不爽被關這麼久,說我很久沒出現了。』
『 說牠很想念在枯葉堆打滾的日子 』

我們住的地方確實有堆枯葉,貓之前會在那裡曬太陽睡覺。

但我還是很樂觀地想,貓看到熟悉的臉孔(我)應該就沒事了吧?!

見到貓後,發現我的想法太天真了!!!!
這傢伙完全不認人,兇到一度以為不吹箭麻醉的話,我可能無法把牠裝進籠子裡。我們費了好大一番工夫,醫生才把牠裝到籠內。

天色已晚,二話不說,趕路回家去!!
我在往大板車站的路上,貓沿路低吼…….
當下我已有心理準備,萬不得已上車只能躲在洗手間。

很神奇地!!!!!
進入車站後,貓便悄然無聲,一路安靜乖乖地隨著我轉車。
直到我們平安抵達⋯⋯是的!我們終於回家了!
沒想到一把籠門打開,貓又開始抓狂了~~~~
發了一會兒脾氣後跳出籃子,我以為他忍耐度已經爆表會馬上竄走。
沒想到這位小姐不改平日的沉穩,步行回牠家,還走大門哦!

隔日一早,看見房東門口的貓碗被注滿乾淨的飲水。我真的很開心能夠平安地把貓帶回來,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。

我們辦到了!!!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{ K 的心情 }

這趟旅程順利到不是『 若有神助 』而是『 真有神助 』!

擔心的天候問題,颱風都很巧地錯開了登陸日期。
去程、回程天氣都很好。
儘管是野貓,但他的表現比我知道的家貓都還來得穩定配合。
原本令人擔心的變數都沒有發生,
我很順利平安地和貓完成了這趟「有勇無謀」的旅程。
IR 後來對這整件事下了個結論,

『 因為ㄧ開始就是善念,所以各界的存有都會幫忙。』

經過這次經驗後,我確信真是這樣的!

我想,或許從我跟貓遇到 IR 之前,「上頭的」幫忙就已經開始了……也或許開始得更早。在我跟貓相遇時就開始了……。
因著生命裡的低潮,我經歷了擴大療癒練習,又因為是被練習所以對方分文不取。我當時心想:「附近有隻野貓會來,那我買東西餵貓當作是對愛貓人的回饋好了。」
就這樣,開啟了我跟貓之間的緣份。
後來又因為想要帶貓去看醫生,治療師認識了動物溝通師 IR。
在經歷人性黑暗的挫折時,天使送來具有純粹的心與信任的新朋友(貓)進入我的生命。又因為貓,認識了這幾位人間天使。
想謝謝的人很多,像是台灣日本兩地的獸醫、提供貓安身住所及飲用水的房東老先生……。
當一圈漣漪盪出另一圈漣漪。
許多人的善意、幫忙跟關懷,純粹地愛的流動與付出,一塊一塊地合力拼出了一幅溫暖且充滿美好善意的圖畫。
在此致上誠摯地謝意,給所有幫助過關心過這件事的大家。

謝謝。我們平安到家了!!

Newer Post

<span>%d</span> 位部落客按了讚: